一只磨砂玻璃碗,颜色由白渐变成透明,藏着整齐的小气泡,碗有自己的名字,叫“雨音”——雨点的声音。

市民唐晴在一个美食博主的图片里对这一只“雨音”一见钟情,终于在二手网站找到踪影。一问价格,她傻眼了——2万元。

她后来才知道,去年“雨音”的作者曾经在上海开过展览,下午1点开始,凌晨5点就有人去排队。而“雨音”刚刚推出时,售价才500多元。

有人是真心喜欢,有人买到后立即在二手网站高价转手。甚至有人专门在北京、上海或日本多个城市代购,“服务费”不菲。

就像“炒鞋”一样,这些原本为生活“锦上添花”的食用器具,频频卖出天价。

“代购”“抽签”,炒鞋的玩法一样不落

寻觅“雨音”的过程,让唐晴看到一个“全新的世界”。在淘宝上搜索“雨音”,她虽然找到多件商品链接,但一问几乎全都“没现货”。

“怎么可能有现货?只有等作家(日本对创作者的称呼)办展览,或者去艺廊代购。”这些卖家回复之后,通常都会把唐晴拉进一个微信群,群里上百号人,都和她一样盼望有一天能买到心仪的食用器具,但等待的时间以年为单位:“没想过买一个碗还会这么折腾。”

而闲鱼上一些卖家,则会直接告诉她,“要么高价收,要么肯定等不到。”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名卖家,对方表示:“很多热门款式要么产量极其有限,要么根本不会再出。比如很多人追逐的‘雨音’系列,作家明确不想再做了。不翻几倍价格,再久都买不到。”

原价500元的杯子,二手卖2万?“炒鞋”之后,有人开始“炒碗”了

闲鱼平台上的“雨音”系列基本不售,但刚推出时的价格仅人民币500元左右

强大的需求催生了职业炒家。去年上海一家艺廊展出琉璃食器,多名斜挎小包、开着手机直播的中年男子冲进去,一边拍摄展出器皿,一边让网上的人竞价。此前另一家艺廊同类展出时,没有预料到有“黄牛”提前排队要求“包圆”,险些现场冲突。

针对这样的情况,不久前日本玻璃作家西山雪在北京一家画廊开展,只有在该画廊提前消费到一定程度的客人,可按消费金额换取购买额度,购买产品经过抽签而定。尽管条件颇为苛刻,仍有不少人参加,有人直言:“哪怕抽到的是不喜欢的,加几千块卖掉也是赚了。”

天价“炒碗”合理吗?

一些知名手艺匠人的器具,就像一支待涨的“潜力股”。不久之前,日本的陶瓷作家黑田泰藏传出逝世消息,闲鱼上他的作品全部下架,再上架时价格普涨:一只小茶杯4800元,一个10厘米高的小茶筒,有三处磕伤,要1.58万元。

原价500元的杯子,二手卖2万?“炒鞋”之后,有人开始“炒碗”了

原本就昂贵的黑田泰藏瓷器,因传出其本人过世再次涨价

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这些日用器具频频卖出天价,其实并不奇怪。“一方面,中国自古就有收藏瓷器等器皿的传统,另一方面,相比流水线制造却刻意控制产量的球鞋,受追捧的食用器具全靠手工制作,产量也的确有限。”经营一家艺廊的陈先生告诉记者,相比球鞋的主要受众群是年轻人,这些日用器具的受众面其实更广:“比如男士饮酒喝茶,需要杯子,而女性在烹饪、插花等方面对碗盘和花器的需求量大。”

“无论是收藏还是使用,器具应该回归大众视野,而不是成为‘黄牛’牟利的工具。”唐晴和很多消费者都觉得,“炒碗”群体的存在,一方面让希望收藏使用的消费者无法按正常价格购买,另一方面天价产品的实际收益并没能让创作者们获益。

陈先生告诉记者,作为经营者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,比如限制购买数量、提高消费门槛等,不少作者和匠人也公开呼吁粉丝们“如果喜欢就不要在炒家手上买东西”。

今年4月21日至30日,东家APP举办了景瓷周活动,让匠人与消费者直接面对面,省略中间环节。活动推出了非遗大师亲制的收藏级瓷器,不少产品是景德镇源头直供、价格适中的“行业尖货”,负责人表示“希望为瓷器行业守护‘匠心’”。

买器物,也要懂器物

记者走访也发现,“炒碗”目前主要对象是日本作家作品,而国内瓷器消费则泾渭分明:要么是大师级的收藏品,要么是普通的日用消耗品。

“中国是瓷器大国,但目前匠人手工制瓷的发展还不尽如人意。”陈先生告诉记者,上世纪日本兴起“民艺运动”,与国内“民间艺术”不同,提倡的是将艺术之美融入日用器物,至今日本手工艺人制作的碗盘器具、布料等产品,都是在艺廊里展售的。近年来国内一些大城市也开始引入这一模式:“一边引进日本成熟的作者,一边寻找国内的匠人,在收藏品与消耗品之间找一条路。”

原价500元的杯子,二手卖2万?“炒鞋”之后,有人开始“炒碗”了

展售日本作家器物在国内一些大城市的小型艺廊成为风潮

在陈先生看来,如今中国经济条件明显更好,大家对“生活仪式感”有追求,“仪式”不仅来源于精美的器物,也来源于器物背后的技艺和故事:“但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只想买到东西,用于朋友圈展示,而不是真正了解器物。”

据业内人士介绍,此前“雨音”的作者在国内办展时,曾希望远程与国内消费者交流,愿意回答任何创作和工艺方面的问题,然而所有人都在“抢购”,没人与其交流。陈先生也表示每次展览都会邀请匠人到场两天,但很多人得知作者在场后,“最多拍个合影”。

原价500元的杯子,二手卖2万?“炒鞋”之后,有人开始“炒碗”了

国内瓷器品牌“宛玉”的主理人江歆,年青一代匠人从“工艺大师”模式转向与市场接轨

不过,在线新经济发展的当下倒是提供了消费者与作者直接交流的渠道。

4月21日晚,一只小小的复刻青花茶杯,经过数十轮激烈叫价,最终以12.5万元在东家APP景瓷周一场收藏级瓷器拍卖上成交。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拍下如此昂贵的瓷器,却可以和它的创造者,“宛玉”品牌主理人江歆在线交流。

作为最早入驻东家APP的匠人之一,“90后”江歆很会和用户们交流作品背后的故事,甚至还在东家APP上第一个做柴窑青花押窑。

原价500元的杯子,二手卖2万?“炒鞋”之后,有人开始“炒碗”了

东家APP上匠人在珐琅瓷拍卖同时,也通过屏幕和消费者交流作品细节

“直播带动的这波涨价,客观上让更多人开始关注、欣赏及收藏景瓷,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行业整体发展。”东家APP相关负责人说,瓷器行业要想长远发展,必须建立一个有标准、有底线的健康市场,恶性短期炒作只会对真正热爱景瓷的用户带来伤害。

0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